赤雨

灣家人
雜食慎fo…
可以叫我阿榆(=^・^=)
更的很慢而且短小
沒人催就不碼字(ntm
歡迎來跟我聊天!

菸、酒與鋼管舞

OOC注意

老大咔×鋼管久

“哈啊…馬的”解決完最後一項事情後,爆豪吐出一口氣,熱氣在冷空氣中形成白色的霧氣

“老大!辛苦了!今天一起去喝一杯吧?”爆豪的副手交代完其他手下注意事項後對爆豪邀請到

“……”

“最近新開了一家店,風評非常好,我們一起去看看嘛,難得今天不用那麼忙,就去放鬆一下啊”副手不死心,繼續說道

“……那就走吧”爆豪將身上的領帶解開,示意副手帶路

“是!”副手把車門打開,好讓爆豪進去,自己進入駕駛座,將車子駛向目的地


過了半小時後,車子開進了一條小巷子,看似狹窄的空間裡竟然有一間酒吧


……小巷子裡有酒吧是正常的吧…爆豪將這個白痴的想法拋到腦後,細細的端詳起酒吧的外觀


……沒有招牌   爆豪有些懷疑副手是不是在耍他

建築物由黑色及白色油漆刷成,平均分布的色彩確又不會太過單調,黃色的燈光打在有些冷酷的造型使它帶有一些柔和及溫暖

“進去吧”站在外頭的服務人員隨即謙和有禮的為他們開門,這點讓爆豪很滿意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舞台,有樂隊和駐唱歌手在台上表演,走道的兩旁有許多的位子,不規律的擺設卻不會妨礙到其他人行走,舞台上正演奏著抒情音樂,歌手在這個舒適的空間裡流淌

“喂,這酒吧挺不錯的”爆豪用他極高的審美對這間店給予了讚美

“對吧!他還有設立吸菸區哦,超貼心的!”副手帶著爆豪進入了吸菸區




爆豪一屁股坐在軟硬適中的沙發上,點了一杯白蘭地,冰塊在杯子裡發出了清脆的聲音,忽然他瞥見了前面有個小舞台,中間插了個鋼管

“…那個鋼管幹什麼用的”爆豪啜了一口酒問

“哦那個,聽說這裡面有個紅牌,每天只表演三分鐘”副手將菸點燃,遞給爆豪

“只表演三分鐘?怎麼這麼短”爆豪接過菸,狠狠吸了一口問道

“不知道,或許就是因為只出場三分鐘才有名的吧”副手聳了聳肩

爆豪努了努嘴,繼續喝著白蘭地

當他快把酒喝完時,忽然發覺四周圍安靜了下來,燈光也只剩下舞台中間亮著

紅牌要來了,爆豪將杯子放在桌子上想

當他正在想像紅牌的長相及穿著時,一陣高跟鞋聲打斷了他思考


爆豪聽見附近的人倒吸了一口氣




叩、




叩、




叩、




紥實卻輕快的鞋跟聲音在這個過於安靜的空間裡迴響,慢慢的,高跟鞋的主人出現在大家面前




完全顛覆爆豪的想像



一頭微捲的綠髮讓人想摸一把,一雙碧綠的大眼彷彿會把人吸進去,紅潤的嘴唇使爆豪想嘗嘗看是不是櫻桃味的,左右對稱的雀斑令他添增了一分俏皮


紅牌穿著黑色皮衣及皮褲,有些短的衣服使他露出了白皙的腰線,有些緊實的褲子勾勒出他渾圓的臀部


只不過這位紅牌,是男的


爆豪開始期待這個人的表演



極為緩慢的音樂響起,紅牌的抓住身旁的鋼管,將頭隨意一瞥,撞進了爆豪腥紅的雙眼,淺綠、深綠的雙眸意味不明的看著爆豪



爆豪的眼神越發越沉重,他像正在狩獵的獵豹一樣緊緊盯著他

紅牌輕輕的用腳勾住鋼管再放下,他握著鋼管沿著小舞台繞著圈圈

幾個簡單的動作,這幾乎說不上是舞,但搭配著音樂卻讓人看的目不轉睛

動作不撩人可是眼神很誘惑觀眾;身材不像外面的辣妹一樣姣好但是白皙的肌膚以及帶了一點嬰兒肥可愛的臉蛋卻讓人想入翩翩

爆豪第一次覺得三分鐘就好像過了一小時一樣長,他可以理解為什麼這個紅牌只表演三分鐘了





因為實在太他媽撩了,爆豪自從紅牌開始表演的那一刻起,動作完全沒有變過

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紅牌的身上



音樂快結束時,爆豪看見那個紅牌從舞台上走下來,筆直的朝他前進

紅牌走向他,跨坐在他身上。爆豪沒有將他推開

紅牌將他未喝完的酒飲入喉中,小巧的喉結跟著移動

接著他拿過爆豪手中的菸,吸了一口,把手按在爆豪的褲襠,他慢慢的吐出菸圈,將嘴緩緩的移動到爆豪耳邊,說:















“客人”
















“今晚有空嗎?”

FIN.

……(頂鍋蓋逃跑

有夠短小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

在想要不要來個50fo點梗……不要好了(有夠遜

說愛你(3,4)

OOC注意,超級OOC

3.

爆豪慌了,他第一次因為綠谷的事情那麼慌張,他開始瘋狂尋找綠谷的下落,沒日沒夜的搜尋他可能會去的地方,然而都沒有看見他的下落

雖然不想承認,但爆豪害怕,他怕綠谷有什麼三長兩短,他怕他永遠見不到綠谷,他怕……綠谷離開他





今天也沒有找到他,爆豪癱在沙發上想


一個禮拜幾乎沒有進食沒有睡眠,只為了想找到綠谷,就算爆豪的體能再怎麼好也會撐不住,所以切島一群人讓他躺在沙發上休息片刻,換他們幫爆豪尋找綠谷,爆豪正打算小睡一會時,耳邊忽然響起綠谷的聲音





“你愛我嗎?”

那是他們事後綠谷在床上問他的話,但是爆豪當時並沒有回答

我愛他嗎?爆豪想

我喜歡他的雀斑,他笑起來的樣子很可愛,頭髮蓬鬆的感覺令我愛不釋手,說話的語氣溫溫軟軟的令我著迷,他的一舉一動我都在意,他受傷時我會心疼,他晚歸時我會著急,這算是愛嗎?


……但是我對他很差,每次酒醉都會打他,也從沒對他說過喜歡,我甚至連他的生日是什麼時候都不知道,反倒他把所有節日跟自己的生日記的一清二楚,他在自己生日時會準備蛋糕,儘管自己從來沒有吃過

這樣還算是愛嗎?爆豪陷入沉思


先告白的是綠谷,溫柔的是綠谷,體貼的也是綠谷,因為主動的一直都是他,所以爆豪也沒想過偶爾要主動一次,反而還覺得麻煩








久而久之就習慣了

爆豪覺得只要綠谷有主動,他不主動或許也沒關係,他覺得只要綠谷有主動,就算他不主動他們兩個之間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因為他是綠谷出久,所以在爆豪眼中由他主動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

爆豪第一次因為有這種想法而對自己感到唾棄

但他卻說不出來為什麼

想著想著,爆豪就因為體力不支而睡著了

4.

其實綠谷沒有跑的很遠,他只是回到了他們兩個的故鄉

他走到了以前玩耍的公園,看著小朋友們盪著鞦韆,玩著皮球

這讓他想到爆豪和他曾經也是笑的如此開懷

這裡和以前的樣子有很大的差距,可是綠谷依舊對大街小巷熟悉

“啊這裡以前是便利商店呢,怎麼現在變成了書店?想當年也和小勝一起來買過吸吸冰呢”綠谷走著走著,回憶不自覺的湧上心頭,想著想著,綠谷的心情也跟著難過起來

哪裡出錯了呢?我和小勝的關係





他慢慢的走到折寺國中

“啊,國中的時候跟小勝關係很差呢,雖然上了高中好很多了”

可是現在這樣有比較好嗎?綠谷想

他又走到雄英,想著他們曾經在這裡一起並肩作戰;想到他們碰上困難時互相扶持,共度難關;想到他們在高二那一年交往,剛戀愛時那般青澀美好

都是美好的回憶呢,綠谷輕輕笑了


可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綠谷不清楚

tbc.

嗯…依舊短小……
希望你們會喜歡

今天早上5:38下意識的被嚇醒,還以為要上課(我怎麼都在發廢文

總覺得班長其實有學過空手道(不是

好像感冒了

嗯…我同學逼我寫了這篇啊18
所以我就寫了(欸不對
自己的大腿肉一點也不好吃,慎入
dirty talk 有,注意避雷
連結走這
https://m.weibo.cn/6004698385/4169611140197981

不知道要寫be還是he…

說愛你(2)

OOC注意

2.
爆豪在一陣頭痛欲裂下醒來

該死的宿醉,爆豪想

他看了眼陪他喝了一晚上的酒的切島一群人,將酒錢放在桌上自己先離開

他到家時發現綠谷不在,也只是想著他或許出去了,所以爆豪也沒有多想,逕自走到房間裡睡回籠覺

當他醒來時已經是晚上六點了,他發現綠谷還沒回家

可能是和大餅臉他們見面了吧,爆豪這麼想道

他隨手拿了一件外套出門

他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心裡想著要幾點回家才不會看到綠谷

他不想看見綠谷身上的傷

其實爆豪知道他的酒品很差,只是沒想到竟然差到把綠谷打到在地上動彈不得,但綠谷從來不曾還手過,他知道爆豪禁不起別人反抗,如果掙扎的話會變本加厲,所以他已經盡自己的努力將傷害壓到最低

可是結果依舊慘不忍睹

之前爆豪並不以為意,但他有一次碰到綠谷在跟鄰居聊天,他躲在轉角處偷聽他們的對話,一開始只是閒聊,久到爆豪想離開了,當他正準備往反方向離開時,忽然聽到鄰居問:小久啊,怎麼大熱天的穿著外套呢?

爆豪一個急轉彎,屏住呼吸仔細聽,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如此的小心翼翼

“啊…因為我感冒了覺得有點冷……”綠谷這麼說

爆豪聽了倒抽了一口氣

“那你臉上怎麼受傷了?”鄰居又問,爆豪心裡一緊,抓了抓自己的衣角

“這個嗎…”綠谷不自覺的摸了摸臉

“是我前幾天頭暈不小心撞到的”

爆豪從綠谷的語調聽出了心虛,但鄰居並沒有聽出來

“要注意點哦,別把身體搞壞了”鄰居擔心的語氣在爆豪耳中異常刺耳

他聽出了鄰居的話中有話

“我會的”綠谷的聲音有一點顫抖,被爆豪敏銳的聽覺捕捉到了

等他們離開後,爆豪一個人站在陰暗處,牙齒咬著下唇,大力到咬出了血,握緊拳頭,有一段時間沒剪的指甲掐進了手掌心,用力到指節泛白,留下了清晰可見的指甲印

可痛覺並沒有把爆豪拉回理智

他沒有想到綠谷竟然會撒謊,他沒有想到他竟然害綠谷必須穿長袖才能遮住他留下的傷口,他也沒有想到綠谷也沒有為此抱怨過,他更沒有想到綠谷竟然會這麼袒護他

不理解綠谷為什麼要這麼做,於是爆豪又跑去喝個爛醉,他不理解綠谷為什麼都不吭一聲,為什麼要這麼袒護他,全說出來不是會比較好過嗎?!

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問,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所以只能以粗暴的方式傾瀉他對綠谷這自虐的心態的樣子感到生氣的感受

爆豪並不是沒有為此反省過,但他的自尊以及那暴躁的個性不允許他做出任何改變

惡性循環。這是爆豪得出的結論

想著想著,爆豪越走越遠

經過公園時,爆豪看到麗日他們站在板凳旁,看起來很著急,爆豪正想走過去看看時麗日朝他先跑了過來

“爆豪君爆豪君!小久呢?他有沒有和你在一起?”麗日很著急的問

“哈?他不是和你們在一起嗎?”說完,爆豪發現只有轟跟飯田,卻不見綠谷的身影

“我們今天原本要一起吃飯的,可是他卻沒有來赴約,電話也打不通”

爆豪的眼神閃過了一絲擔心,連忙按下那個熟悉的號碼,聽到的卻只有冰冷的女聲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

不太對勁。爆豪想

tbc.

我覺得我好像寫的太短……
其實是很想坑的……因為真的沒有寫的很好
而且好像寫的有點亂
感覺好像會辜負你們的期待
但還是謝謝你們願意看到這裡
這篇我到時候可能會刪掉重新構思一次(?

想不太到要寫什麼……寫了一些覺得有些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