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雨

灣家人
雜食慎fo…
可以叫我阿榆(=^・^=)
更的很慢而且短小
沒人催就不碼字(ntm
歡迎來跟我聊天!

說愛你(2)

OOC注意

2.
爆豪在一陣頭痛欲裂下醒來

該死的宿醉,爆豪想

他看了眼陪他喝了一晚上的酒的切島一群人,將酒錢放在桌上自己先離開

他到家時發現綠谷不在,也只是想著他或許出去了,所以爆豪也沒有多想,逕自走到房間裡睡回籠覺

當他醒來時已經是晚上六點了,他發現綠谷還沒回家

可能是和大餅臉他們見面了吧,爆豪這麼想道

他隨手拿了一件外套出門

他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心裡想著要幾點回家才不會看到綠谷

他不想看見綠谷身上的傷

其實爆豪知道他的酒品很差,只是沒想到竟然差到把綠谷打到在地上動彈不得,但綠谷從來不曾還手過,他知道爆豪禁不起別人反抗,如果掙扎的話會變本加厲,所以他已經盡自己的努力將傷害壓到最低

可是結果依舊慘不忍睹

之前爆豪並不以為意,但他有一次碰到綠谷在跟鄰居聊天,他躲在轉角處偷聽他們的對話,一開始只是閒聊,久到爆豪想離開了,當他正準備往反方向離開時,忽然聽到鄰居問:小久啊,怎麼大熱天的穿著外套呢?

爆豪一個急轉彎,屏住呼吸仔細聽,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如此的小心翼翼

“啊…因為我感冒了覺得有點冷……”綠谷這麼說

爆豪聽了倒抽了一口氣

“那你臉上怎麼受傷了?”鄰居又問,爆豪心裡一緊,抓了抓自己的衣角

“這個嗎…”綠谷不自覺的摸了摸臉

“是我前幾天頭暈不小心撞到的”

爆豪從綠谷的語調聽出了心虛,但鄰居並沒有聽出來

“要注意點哦,別把身體搞壞了”鄰居擔心的語氣在爆豪耳中異常刺耳

他聽出了鄰居的話中有話

“我會的”綠谷的聲音有一點顫抖,被爆豪敏銳的聽覺捕捉到了

等他們離開後,爆豪一個人站在陰暗處,牙齒咬著下唇,大力到咬出了血,握緊拳頭,有一段時間沒剪的指甲掐進了手掌心,用力到指節泛白,留下了清晰可見的指甲印

可痛覺並沒有把爆豪拉回理智

他沒有想到綠谷竟然會撒謊,他沒有想到他竟然害綠谷必須穿長袖才能遮住他留下的傷口,他也沒有想到綠谷也沒有為此抱怨過,他更沒有想到綠谷竟然會這麼袒護他

不理解綠谷為什麼要這麼做,於是爆豪又跑去喝個爛醉,他不理解綠谷為什麼都不吭一聲,為什麼要這麼袒護他,全說出來不是會比較好過嗎?!

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問,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所以只能以粗暴的方式傾瀉他對綠谷這自虐的心態的樣子感到生氣的感受

爆豪並不是沒有為此反省過,但他的自尊以及那暴躁的個性不允許他做出任何改變

惡性循環。這是爆豪得出的結論

想著想著,爆豪越走越遠

經過公園時,爆豪看到麗日他們站在板凳旁,看起來很著急,爆豪正想走過去看看時麗日朝他先跑了過來

“爆豪君爆豪君!小久呢?他有沒有和你在一起?”麗日很著急的問

“哈?他不是和你們在一起嗎?”說完,爆豪發現只有轟跟飯田,卻不見綠谷的身影

“我們今天原本要一起吃飯的,可是他卻沒有來赴約,電話也打不通”

爆豪的眼神閃過了一絲擔心,連忙按下那個熟悉的號碼,聽到的卻只有冰冷的女聲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

不太對勁。爆豪想

tbc.

我覺得我好像寫的太短……
其實是很想坑的……因為真的沒有寫的很好
而且好像寫的有點亂
感覺好像會辜負你們的期待
但還是謝謝你們願意看到這裡
這篇我到時候可能會刪掉重新構思一次(?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