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雨

灣家人
雜食慎fo…
可以叫我阿榆(=^・^=)
更的很慢而且短小
沒人催就不碼字(ntm
歡迎來跟我聊天!

菸、酒與鋼管舞

OOC注意

老大咔×鋼管久

“哈啊…馬的”解決完最後一項事情後,爆豪吐出一口氣,熱氣在冷空氣中形成白色的霧氣

“老大!辛苦了!今天一起去喝一杯吧?”爆豪的副手交代完其他手下注意事項後對爆豪邀請到

“……”

“最近新開了一家店,風評非常好,我們一起去看看嘛,難得今天不用那麼忙,就去放鬆一下啊”副手不死心,繼續說道

“……那就走吧”爆豪將身上的領帶解開,示意副手帶路

“是!”副手把車門打開,好讓爆豪進去,自己進入駕駛座,將車子駛向目的地


過了半小時後,車子開進了一條小巷子,看似狹窄的空間裡竟然有一間酒吧


……小巷子裡有酒吧是正常的吧…爆豪將這個白痴的想法拋到腦後,細細的端詳起酒吧的外觀


……沒有招牌   爆豪有些懷疑副手是不是在耍他

建築物由黑色及白色油漆刷成,平均分布的色彩確又不會太過單調,黃色的燈光打在有些冷酷的造型使它帶有一些柔和及溫暖

“進去吧”站在外頭的服務人員隨即謙和有禮的為他們開門,這點讓爆豪很滿意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舞台,有樂隊和駐唱歌手在台上表演,走道的兩旁有許多的位子,不規律的擺設卻不會妨礙到其他人行走,舞台上正演奏著抒情音樂,歌手在這個舒適的空間裡流淌

“喂,這酒吧挺不錯的”爆豪用他極高的審美對這間店給予了讚美

“對吧!他還有設立吸菸區哦,超貼心的!”副手帶著爆豪進入了吸菸區




爆豪一屁股坐在軟硬適中的沙發上,點了一杯白蘭地,冰塊在杯子裡發出了清脆的聲音,忽然他瞥見了前面有個小舞台,中間插了個鋼管

“…那個鋼管幹什麼用的”爆豪啜了一口酒問

“哦那個,聽說這裡面有個紅牌,每天只表演三分鐘”副手將菸點燃,遞給爆豪

“只表演三分鐘?怎麼這麼短”爆豪接過菸,狠狠吸了一口問道

“不知道,或許就是因為只出場三分鐘才有名的吧”副手聳了聳肩

爆豪努了努嘴,繼續喝著白蘭地

當他快把酒喝完時,忽然發覺四周圍安靜了下來,燈光也只剩下舞台中間亮著

紅牌要來了,爆豪將杯子放在桌子上想

當他正在想像紅牌的長相及穿著時,一陣高跟鞋聲打斷了他思考


爆豪聽見附近的人倒吸了一口氣




叩、




叩、




叩、




紥實卻輕快的鞋跟聲音在這個過於安靜的空間裡迴響,慢慢的,高跟鞋的主人出現在大家面前




完全顛覆爆豪的想像



一頭微捲的綠髮讓人想摸一把,一雙碧綠的大眼彷彿會把人吸進去,紅潤的嘴唇使爆豪想嘗嘗看是不是櫻桃味的,左右對稱的雀斑令他添增了一分俏皮


紅牌穿著黑色皮衣及皮褲,有些短的衣服使他露出了白皙的腰線,有些緊實的褲子勾勒出他渾圓的臀部


只不過這位紅牌,是男的


爆豪開始期待這個人的表演



極為緩慢的音樂響起,紅牌的抓住身旁的鋼管,將頭隨意一瞥,撞進了爆豪腥紅的雙眼,淺綠、深綠的雙眸意味不明的看著爆豪



爆豪的眼神越發越沉重,他像正在狩獵的獵豹一樣緊緊盯著他

紅牌輕輕的用腳勾住鋼管再放下,他握著鋼管沿著小舞台繞著圈圈

幾個簡單的動作,這幾乎說不上是舞,但搭配著音樂卻讓人看的目不轉睛

動作不撩人可是眼神很誘惑觀眾;身材不像外面的辣妹一樣姣好但是白皙的肌膚以及帶了一點嬰兒肥可愛的臉蛋卻讓人想入翩翩

爆豪第一次覺得三分鐘就好像過了一小時一樣長,他可以理解為什麼這個紅牌只表演三分鐘了





因為實在太他媽撩了,爆豪自從紅牌開始表演的那一刻起,動作完全沒有變過

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紅牌的身上



音樂快結束時,爆豪看見那個紅牌從舞台上走下來,筆直的朝他前進

紅牌走向他,跨坐在他身上。爆豪沒有將他推開

紅牌將他未喝完的酒飲入喉中,小巧的喉結跟著移動

接著他拿過爆豪手中的菸,吸了一口,把手按在爆豪的褲襠,他慢慢的吐出菸圈,將嘴緩緩的移動到爆豪耳邊,說:















“客人”
















“今晚有空嗎?”

FIN.

……(頂鍋蓋逃跑

有夠短小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

评论(2)

热度(35)